在恭王府西侧的定阜街有一座大院,虽然主人的身份并不算显赫,然而百年来散发出的浓浓书香让它的迷人气息历久弥新,它曾被称作燕京“最美的校园”。它就是曾经的“涛贝勒府”,后来的辅仁大学,如今的北京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和北京市第十三中学。

“妈妈,别送我上幼儿园,我不想上幼儿园……”昨天一早,“哭闹大战”在不同的幼儿园上演。家住高新区的张女士刚把小书包给强强背上,他就哭喊着躺在地上不起来。

根据史料记载,这里曾经是“涛贝勒府”。1925年,涛贝勒以16万元将涛贝勒府永久出租,供罗马教廷在北京筹办辅仁大学。南半边建立了这座辅仁大学,现在的北京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;北半边建立了辅仁男中,也就是现在的十三中。

负责建造辅仁大学的是比利时传教士格里森,他从中国皇宫的城墙、城门和城楼造型中得到某种启发,将辅仁大学建筑设计成一座全封闭的中国皇宫式城堡,内部空间布局仿西方修道院形制,四面围合。这种“传统复兴式”建筑在中国建筑史上独树一帜。

在辅仁大学旧址的后花园,有一座白色大理石的“一二·九运动纪念碑”,这块碑是1988年所立,启功亲手题写了纪念碑碑铭,以纪念辅仁大学那段激情澎湃的乱世传奇。

当年的辅仁大学,虽然学风浓厚,师生以学术为先,但并非世外桃源。一位辅仁校友这样回忆:“院落围着铁栏杆,每隔一米,栅栏上就蹲着一只大理石雕刻的小狮子,个个威风凛凛,它们见证过‘五四运动’、‘三一八惨案’、‘一二·九运动’中的血雨腥风,我经常在这里遥想当年,去揣测,去神会。很多年以后,我觉得自己总也走不出上个世纪那个‘五四年代’,因为曾经在那个年代活过,憧憬过,奋斗过……”

最令辅仁校友自豪的一件事情是,在北平沦陷的8年中,这座他们无限热爱的校园从没有挂过日伪的国旗,这在沦陷区北平高校是绝无仅有的一个。这座大院,在战火连年的乱世中,成为坚守学术,更是坚守民族尊严的一座“孤岛”。

正是这份坚守,让辅仁大学在8年的艰苦岁月中,不但没有衰落,反倒师资增强,学生质优,人数大增,成为这座大院最辉煌鼎盛的时期。

历尽百年,尘埃落定,园林依旧,主人更替,辅仁大学现在依旧是书香袅袅。就像很多辅仁校友所说,这一片是北京的文脉,在迟缓而悠长的岁月里,书香一直在这里萦绕,熏染着一代又一代人。   李海霞 D155